河南南阳宛南禽业鹅苗孵化基地
新闻详情

解密养鹅包饲料包回收的真实骗局,摘自网络

来源:网络作者:网络网址:http://www.daemiao.com浏览数:1439 
文章附图

  鹅苗养殖“包饲料、包技术、包成活、包温棚、包送货、包回收,甚至还保证利润。”这看似是一个只赚不赔的生意,但是日照市多位村民反映,他们高价购买了鹅苗,不久鹅苗就出现大量死亡,对方种种的承诺根本不兑现。

  前几天,我们报道了五莲县街头镇乐山村村民赵为壮、赵振华高价购买鹅苗、最终鹅苗死亡殆尽的事情后,东港区三庄镇三庄二村村民齐少军打电话说也遇到了类似的事情。齐少军说,他本来养鸡,鸡棚空闲后,今年四月份他从网上查找了养鹅致富信息。

  包饲料、包技术、包成活、包回收,保证利润……齐少军对这种产供销一体化的服务颇为心动,但心存顾虑。4月30日,齐少军和两个朋友驱车到了位于江苏省连云港市灌云县的一家孵化厂,进行实地考察。

 “看厂子很好,业务室一大批人,谈业务的有的是,提货的也有,出来就用车拉走了,自己养着种鹅,说害怕从别的地方进的鹅蛋不好,孵化不出来,说自己养着种鹅。”齐少军说,这家孵化厂占地几百亩、很大,不是小厂子,车停那里一排排的,都是小轿车,谁能想到是骗人的?

  孵化厂繁忙的业务、宏大的规模,打消了齐少军的疑虑,他交了13000块钱,订购了1000只鹅苗,厂家还赠送了200只。当天所谓的技术员带着鹅苗来到日照,齐少军又交了13000元。三天后,技术员就离开了。

  而本来说很好养的鹅苗,在运到日照五六天后,开始出现大量死亡。

无奈之下,齐少军向孵化厂求助,5月10日,齐少军在给孵化厂一位叫武建书的业务人员打了1500元后,购买了鹅苗药物,但这药物的效果似乎只有两三天。

 “到了十二三天就开始死,一天有时候死二三十,有时候死五六十。”齐少军说,到二十多天的时候,鹅苗基本上死的差不多了。


  如今,齐少军的这批鹅苗只剩下了七八十只,远远达不到所谓的成活率。从时间上看,也到了要回购的时候。

 “才3斤多重,当时说最低长十斤,扣除成本、料钱,基本在一百块钱左右。”齐少军告诉记者,当时承诺说一只鹅包赚35块钱,赚不到35块钱,从料钱里边扣除。

  保证95%以上的成活率,实际成活率不足10%;保证75天达到10斤,实际只有3斤左右;而本来说好养殖全程供应饲料,但是却一次没有送,这让齐少军直呼上当受骗。

  孵化厂业务人员告诉齐少军,1000只鹅长大需要吃15吨料,每吨饲料1600元,到回收时,从中扣除。在鹅苗大量死亡后,齐少军就意识到事情有点不对头。

  为减少损失,从5月15日至今,齐少军经常给孵化厂业务人员打电话,催要饲料;但对方以各种理由推脱。

  通过追要饲料来弥补损失行不通,齐少军想到用法律手段维护自己的权益,可是手中只有汇款记录和收到条,没有最主要的证据—合同。

 “当时合同签好字了,接着拿去公证,我想公证很快就来了,等了一会说安排装车,打电话叫技术员,最后临走的时候我问合同呢,说是合同还没有公证来。” 齐少军告诉记者,当时对方让他先回去,最多一个星期,就给他送饲料并捎过去合同。


  饲料没送来,合同拿不到手。那对方还能履行承诺和合同条款吗?

 “厂子倒闭了,老板都跑了,让我怎么办?”孵化厂业务人员答复。

  厂子倒闭、老板跑路。齐少军该如何维权?记者电话咨询了江苏省连云港市灌南县市场管理局的工作人员,该工作人员说最近他们已经接到大量类似的投诉。

 “本质是平等的民事主体所签的合同,他们产生的争议,有一部分人把合同拿给我们看了,他们明确约定了产生合同纠纷的时候,要向法院去起诉。这个事情从性质上来讲,是确定的,从投诉的渠道上讲也是确定的,只能去起诉。”该工作人员表示,他们从法律上对这个事情进行了研究,不属于诈骗,因为卖者给多少鹅,买者给多少钱,主合同已经履行了,就是附合同,技术员等一系列的事情没有履行,如果是诈骗,定性非常简单,去找公安,但是据了解,公安也没有办法去定性这个事情。

  据媒体报道,这种打着零风险的幌子,进行的养殖合作,在江苏沭阳早已形成了类似的产业链,并有向北转移的趋势,全国各地有不少养殖户因此遭受损失。但这种行为不属于工商、公安受理范围,只能去法院起诉,而不少人缺少合同这一关键证据,维权难度大。防患于未然,养殖户要加强辨别能力,对于一些保证利润、保证高价回购等几乎零风险的养殖承诺,需要警惕;毕竟无缘无故的天上不会掉馅饼。